推动绿色建材应用难在哪

信息来源:中国建材报   浏览次数:367   发布时间:2023-08-24

  3个典型城市,18个样本项目,10类核心绿色建材,51项绿色建材系列标准,最高为60.69%的绿色建材应用比例,46.00万吨/年的应用减碳量。这是中国建筑节能协会《典型城市绿色建材应用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披露的数据。

  自南京在2020年10月被确定为政府采购支持绿色建材促进建筑品质提升试点城市已经近3年,3年来南京共计划了39个试点项目,包括政府投资、企业自建项目。在9个已完工的政府采购支持绿色建材试点工程项目中,绿色建材应用比例最高为60.69%,最低为54.80%,平均应用比例为58.32%。另一个试点城市青岛市的绿色建材应用比例相对较低,试点项目的平均应用比例仅达到25.24%,试点项目在推广应用绿色建材方面还存在较大的发展空间。北京市绿色建材在新建建筑的应用比例达到40%

  通过对3个典型城市试点项目的摸排,确定了混凝土、预拌砂浆、保温材料、防水材料、钢材、水泥、砌块、木材、陶瓷、玻璃等10类核心绿色建材,并将他们用ABC分类法分类。将碳排放量累计达到70%的混凝土、钢材、水泥建材归为A类建材。砂浆、砌块、胶粘剂、建筑塑料、木材的累积占比在25%左右,归为B类建材;电线材料、电焊材料、涂抹材料、建筑用漆、铁材、砂石的累积占比在5%左右,归为C类建材。其中,A类建材类目少,但碳排放量高,应重点管控;B类建材类目居中,碳排放量较高,应适度控制;C类建材类目多,但碳排量少,可进行宽松控制。

  据了解,在现行的51项绿色建材系列标准中,有47项将碳足迹指标纳入评价体系,实现了绿色建材认证产品从原材料生产、原材料运输、生产过程、成品运输和产品使用全生命周期内的碳排放情况识别和计算。通过对南京、青岛和北京典型工程案例的梳理,结合产品应用数量及相应产品的碳排放强度,结果显示,绿色建材产品通过在其相应标准中对固废利用、原(燃)料低碳化和生产能耗约束等手段,可有效实现对建筑全生命周期碳减排的贡献。

  纵观全国,绿色建材的应用情况并非这么乐观。据了解,一家企业要想完成绿色建材检测及认证需要花费几万到十几万元不等,下游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绿色建材认证难。这些成本折算到生产绿色建材及项目应用绿色建材中,无形中增加了材料的成本,间接增加了上游企业使用绿色建材的困难。

  此外,《报告》提出,绿色建材的推广应用机制仍有待探索。根据目前政策实施效果来看,政府采购工程项目仅限于财政直接出资的项目。项目应用绿色建材全过程监管机制需加强,项目建设全过程应由项目土地出让、立项、规划、建设、验收等环节组成,需要形成闭环方可保证项目应用效果。而在试点项目监督检查过程中,对于不按试点项目要求使用绿色建材的行为,缺乏有效的监管措施,促进绿色生产仍缺乏“从被动到主动”的主推力。

要想在全国范围内推动绿色建材的应用,还需要从政策层面、市场层面、技术层面等多方面下功夫。

  在政策层面,多部门协同发力,对绿色建材全链条产业提高政策支撑力度,构建内控制度、带量采购、供需对接展示等绿色建材推广应用长效机制。建立完善绿色建材入库登记管理系统,开发绿色建材采信应用与数据监管服务平台,规范试点项目申报确定、实施监管、核验等各环节全过程管理。积极丰富金融财政政策。现有资源综合利用的税收基础上,研究建立绿色建材税收、财政补贴、信贷等方面政策。对绿色建材应用超过一定比例的试点示范项目,分档给予财政引导扶持。同时,以推动绿色金融为抓手进一步推动绿色建材应用,调动建设单位使用绿色建材的积极性。

  在市场层面,提高工程造价预算,在现行建材产品造价定额中增加绿色建材产品定额或为绿色建材产品造价设置上浮区间。在土地出让条件中,鼓励优先选用绿色建材,对于应用绿色建材达到一定比例的建筑工程项目,允许提高单位面积建造成本或在房屋销售价格控制方面予以相应放宽。推广绿色建材应用减碳效益计算,在建筑全生命周期碳足迹计算中,对于选用绿色建材的,在隐含碳计算时,允许按照绿色建材产品减碳效益替代潜力计算结果在总体碳足迹中予以扣减。借助媒体和网络平台,多方位、多角度推广宣传绿色建材的重要性,在群众、市场中推广绿色建材,使公众认识到绿色建材的使用对节约资源、创建高质量居住环境的重要意义。提高绿色建材的社会认可度和购买力,从消费端促进绿色建材行业的发展。

  在技术层面,继续完善绿色低碳建材标准体系,编制绿色建材基础标准、方法标准、产品标准等,建立健全绿色建材设计、生产、评价、使用、回收及再利用标准体系,融入可量化、可认证的低碳化指标,为下游绿色建筑的整体碳排放量计算与生命周期足迹的分析研究提供支撑。积极研发新型绿色低碳建材体系和产品,加快提升建材行业科技创新质量和水平,突破一批“卡脖子”技术,支撑建材行业绿色低碳安全高质量发展。打造绿色建材创新平台,依托大型企业集团、科研院所等单位,构建完善产学研用相结合的产业发展创新体系,创建一批以绿色建材为特色的技术中心、工程中心或重点实验室。加强建材生产与建筑设计、工程建造等上下游企业互动。强化信用行为管理和诚信管理体系建设,形成公信力强、行业自发自觉平稳运行的信息平台。

  从《报告》中可以看出,在典型城市的试点项目中,绿色建材的应用比例尚不算高,其背后人力、物力的投入所带来的增量成本也无法用数据描述。推之于众多普通项目中,绿色建材的应用之路漫漫。根据《报告》中提出的ABC分类法,重点管控碳排放量高但类目少的A类建材;适度控制碳排放量较高、类目居中的B类建材;对于碳排量少、建材类目多的C类,可进行宽松控制。这是由“能耗双控”转向“碳排放双控”语境下,绿色建材推广应用过程中切实有效的控制手段。

 (作者单位:中国建筑节能协会)